当前位置:山林闲人历史胸甲骑兵:拿破仑战争时代用来改变战局的大杀器
胸甲骑兵:拿破仑战争时代用来改变战局的大杀器
2022-06-28

胸甲骑兵属于近代重骑兵的一种,明显特征是骑手配有胸甲。17-18世纪的欧洲大陆各国都有胸甲骑兵的建制,只有英国直到滑铁卢战役之后才引入胸甲骑兵。胸甲的主要优点是对于步枪枪弹有一定的防护作用,提高了骑兵的生存能力。除了胸甲,胸甲骑兵还配备头盔。随着军事科学的发展,胸甲骑兵渐渐为火枪骑兵等其他兵种所取代,退出了历史舞台。胸甲骑兵属于重骑兵的一种,顾名思义重骑兵的骑手和马匹较之于轻骑兵都要高大强壮一些。早期的拿破仑胸甲骑兵甚至要求身高在1。8米之上,而其所用马匹只限于诺曼第地区的某一强壮品种(具体情况不详)重骑兵是战场上的重要突击力量,用于突破敌方阵线弱点;给已经动摇的敌方以毁灭性打击。有鉴于此,17-18世纪的各国军队都很少委派重骑兵从事战场冲杀以外的任务。重骑兵包括:胸甲骑兵、火枪骑兵,以及英军的龙骑兵。胸甲骑兵的明显特征是骑手配有胸甲。胸甲由前后两片甲板组成,主要材料是铁,搭扣和铆钉为黄铜,由皮带连接,表面抛光。胸甲重量约为8公斤。

早期的拿破仑胸甲骑兵要求身高在1.8米之上,而其所用马匹只限于诺曼第地区的某一强壮品种。17-18世纪欧洲大陆各国都有胸甲骑兵的建制,只有英国直到滑铁卢战役之后才引入胸甲骑兵。关于是否使用胸甲一直存在争议。胸甲的主要优点是对于步枪枪弹有一定的防护作用,提高了骑兵的生存能力。此外,抛光的胸甲可以起到一定的心里震慑作用。缺点是厚重的胸甲对于人员和马匹都有了较高的要求,因此供给胸甲骑兵的开销也就远大于其他类型的骑兵。而且一旦失去坐骑,笨重的胸甲骑兵就会变得寸步难行。除了胸甲,胸甲骑兵还配备头盔。法军头盔也是铁质,下部环绕毛皮,顶部配以黄铜的隆起头饰,辅以马的鬃毛。

早期

最初的胸甲骑兵与中世纪后期全副武装的重骑兵非常相像。他们佩戴全罩头盔以保护整个头部,穿着重型铠甲保护整个颈部和上半身、腿部和膝盖的前侧。胸甲骑兵与重骑兵最显著的不同是他们不再使用长枪或战锤,而是使用轻便火枪和马刀作为武器,另外他们为了方便装填弹药不再穿戴笨重的护手,并且也不再使用保护马匹的铠甲。16世纪中后期随着步兵长矛的广泛使用和火器的兴起,骑兵长枪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取代枪骑兵地位的胸甲骑兵从此时开始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兵种。他们在战斗中主要采用半回旋式战术,即“冲锋—射击—回转—装填—再冲锋”,如此不断循环。随着步兵火器技术的提升,尤其是前装滑膛枪的出现,使重型盔甲对骑兵的保护作用被大大的削弱了。到17世纪中叶,全身铠甲已经逐渐过时,胸甲骑兵放弃了对躯干部分和腿部的严密防护,开始转而穿着较为轻便的胸甲(法语:cuirasse),Cuirassier这一名称即由此时开始出现。后期

1809年法国胸甲骑兵穿着的盔甲随着时代的演变逐渐减少,到18世纪末叶,胸甲骑兵的装甲已经仅限于一顶头盔,只有法国、奥地利、普鲁士和俄罗斯的胸甲骑兵仍然穿着胸甲。在近代燧发枪面前,胸甲已经很难为骑兵提供有效的防护作用。除了增强冲锋时的动量外,胸甲在这一时期所能发挥的作用已经主要是心理上的:一方面增强骑兵进攻的信心,一方面对敌人产生震慑作用。此外,在骑兵对骑兵的战斗中,胸甲虽然不能防弹,但对敌方骑兵的马刀尚有一定的防护作用。

滑铁卢战役中法国胸甲骑兵的冲锋胸甲骑兵在腓特烈大帝和拿破仑的军队中都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其中后者是胸甲骑兵的绝对热衷者。在拿破仑统治期间,法军的胸甲骑兵团扩充到十四个之多。由于胸甲的作用越发受到质疑,普鲁士和英国在拿破仑战争之前都已经不再给自己的骑兵部队配备胸甲。但拿破仑依然坚信胸甲骑兵在战场上的震慑作用。在华格姆战役之后,他甚至给法军的两个马枪骑兵团也装备了胸甲。

进入19世纪以后,步兵成为了战场上的主导力量。骑兵则主要担负侦察和袭扰的任务,轻骑兵因而逐渐成为了主流。花费昂贵、缺乏灵活性的胸甲骑兵不再受到重视,在大多数国家都逐渐演变为卫队性质的部队。只有法国和普鲁士依然将胸甲骑兵运用于实战。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法国共拥有12个胸甲骑兵团,德国10个(其中2个为卫队性质),俄国3个(均为皇家卫队)。德国和俄国胸甲骑兵从19世纪末开始已经仅把胸甲作为和平时期的阅兵服装。英国在拿破仑战争之后也给三个王室骑兵卫队装备了胸甲。但只有法国在一战开始后还将穿着胸甲的胸甲骑兵部队投入实战中。由于过于醒目且碍事,大部分法国骑兵团在战争爆发几个星期后就不再穿戴胸甲作战了,但是直到1915年10月,穿胸甲作战的命令才正式撤销。

意大利共和国总统卫队俄国和德国的胸甲骑兵随着皇室被推翻而消失(俄国于1917年2月,德国于1918年11月)。法国胸甲骑兵在一战结束后被裁减,只有六个在战争中功勋最卓著的团得以保留。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其中的五个团是在放弃了骑马,以步兵形式参与堑壕战而获得战功的。最后幸存下来的胸甲骑兵团在1930年代成为法军第一批机械化部队。时至今日仍有两个已经完全装甲化的胸甲骑兵团在法国陆军中服役,分别是第1-11胸甲骑兵团和第6-12胸甲骑兵团。现今仍有一些骑兵部队使用胸甲作为他们在正式场合阅兵时的穿着,虽然这些部队大部分都并不再使用“胸甲骑兵”这一名称。这些部队包括英国王室骑兵卫队、西班牙王室卫队和意大利共和国总统卫队等。

俄国胸甲骑兵

特别是蓝色和红色鞍褥的可能是星,资料上说这两个团在1812年以后才换圣的近卫团和骑马禁星,但是鞍褥的样式不对。不过还有一个线索就是上述两个近卫团,领子都镶金,但是油画里没有,不排除油画作者的错误。所以下面图的说明除非很明显是某团,其他的一律只说明俄国胸甲骑兵,避免歧义和误导,同时希望高手给与解答。

法国胸甲骑兵

拿破仑时期胸甲骑兵是法军精锐重骑兵,也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骑兵。他们是骑着高头大马的战士。他们的铠甲包括一套铁制的上身铠甲,一个头盔。他们的服装十分漂亮,待遇优厚。多次战役中,其雷霆般的冲锋使得形式对拿破仑很有利。艾劳战役中由于缪拉元帅所率领的法军骑兵的攻击,使拿破仑免于彻底失败。

骑兵冲锋

骑兵的战术队形相对简单,没有步兵那么多的变化。冲锋时,两列横队的形式基本为当时各国所接受(匈牙利骠骑兵是3列横队,不过拿破仑时代后期也改为两列横队)。不过,战场上一个中队的一、两百人有时无法形成足够的冲击力。所以,骑兵通常以团为单位发动冲锋。这时,团里各中队一字排开,形成更大规模的两列横队。有时依照敌方情况,会发动整旅,甚至整师的骑兵冲锋,场面巍为壮观。行军或待机时,需要缩小正面。中队里的每个连都会改为四排甚至更多排的小纵队,前后依次排开,形成队形较长的纵队。 骑兵冲锋的全过程是呈加速度进行的。在距敌方200到300码(1码约为0。914米,下同)的距离上,指挥官会命令:“准备冲锋!剑出鞘!小步前进!”(Prepare to charge! Draw saber! At the trot – March!)。

距敌150码时,命令“快步前进!”(Gallop!)。50码时,命令“冲锋!”(Charge!)。此时,所有号手吹冲锋号,骑手将自己的马匹驱至最高速度。前排骑手将剑尖向前作刺杀状,后排骑手保持高举状态。加速度冲锋使得骑兵在接敌之前保持了队形的相对完整,给敌方阵线造成瞬间的最大冲力。如此冲锋是针对阵容齐整的敌方步兵或骑兵进行的。当对方阵脚不稳或溃散时,骑兵的速度就更为重要。此时,便可以放开了冲锋。对于步兵方阵,一次冲锋基本难以奏效。所以,在骑兵充足时,会采用多个波次的方法。一个骑兵旅的两个团前后间隔一定距离,先后发动冲锋。第一波吸引敌方火力,并造成一定的混乱,随即穿过敌方方阵间的空隙改变方向返回。此时,敌方步兵消耗了弹药正在装填,方阵上出现的个别“弱点”也没有恢复,拍马赶到的第二波骑兵往往能够形成突破。不过,这需要两波骑兵密切的配合。而且,在坚定、训练有素的步兵面前多波次冲锋也不太容易达到预期效果。所以说,大多数情况下突破步兵方阵都绝非易事。

骑兵对骑兵往往会形成混战的局面。两方骑兵相遇,交错穿入对方队列,放慢速度后与就近的敌方骑兵短兵相接。这时,骑手对马匹的控制;马刀的使用技巧决定了近战的胜负。统计显示,真正面对面的骑兵近战伤亡并非是决定性的。反倒是一方不支溃退时,会被背后的追兵尽情砍杀。所以,骑兵旅或者骑兵师通常会保有一定的兵力,一旦己方骑兵被迫后撤,用来掩护撤退。骑兵对炮兵的冲击时,在较平坦开阔的地带会尽量散开队形,减少“霰弹”的杀伤。在较崎岖地带,骑兵应尽量发挥机动力强的长处,利用地形,以一部正面吸引,其余侧后包抄。攻入炮兵阵地后,将炮手悉数砍杀,尽量保留炮车的驭手,利用其将缴获火炮运至己方。如果遇敌方优势骑兵反击,则破坏装填用具,掀翻火炮,后撤。

关于骑兵的战场侦察和掩护交通线的任务,并没有太突出的地方可写。举一个拿破仑对龙骑兵使用的实例,让乌尔姆战役之后,奥皇退出维也纳向北与俄皇亚历山大汇合,法军尾随追击。在此期间,一个师的龙骑兵被派往西北方向的Pilsen侦察;一个师协同达武的第三军留在维也纳维持秩序保障交通线;一个师在维也纳东南监视波西米亚方向;一个师在确保Augsburg的补给基地安全后,正星夜赶往维也纳。其余的龙骑兵师配合两个师的胸甲骑兵构成一股足够强大的打击力量,对联军后卫部队不断施加压力,使其不得安生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